湾家。
梦想成为一条好看的咸鱼标本。

一颗花生:

给 @被窝很温暖 的文画的图!

魔教教主冰x隐居江湖的剑客九

+

结局之后 1

>OOC /私设
>真要有点什么大约是青玄x贺玄
>开心就写系列

贺玄咬著张饼,靠在那座本破烂的菩萨观外。如今正焕然一新,竟有些物是人非之感。

门里头闹得正欢乐,贺玄由窗缘看去,那道瘦弱的人影清晰可见,对方笑着的样子扎疼了他双眼,即便稍微养胖了些,贺玄仍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自作孽不可活。贺玄牢记这句话,他不同情师青玄,更不同情师无渡,他孤僻地藏着气息,他是知道花城早已发现他,而他其实並不在乎花城拿欠钱的破事儿来说他,其实那些事若非他真想做,他从来不爱做。

那把风师扇,是他和师青玄最後的联繫了。他不打算第二次闯入师青玄的人生,也不打算让对方第二次闯入自己的人生中。...

+

>一篇没有主题的半复健。

权一真天不怕地不怕。

引玉抓着铲子,在凸起的土堆轻拍几下摊平,又用手去摸摸表面,五指染上土尘。一旁的权一真看了,用手去抓住引玉,手掌心刮了刮,引玉出乎意料的並不感到不适,还有些不好意思。

土里埋的是幼雏尸体,从树上掉下的雏儿没能回去温暖的窝,而是被涉世未深的权一真给偷偷窝藏着带回道观。权一真对习武外的任何事都没有兴趣,引玉发现这一桩后也没将权一真的作为抖出去,而是细心的陪伴权一真照顾这只光秃秃的小东西。

而离开母亲的幼鸟,又怎能得到多完善的照护呢?他俩终究无法将他养大。

引玉原以为权一真会难过,可对方盯着平坦地面的眼神却激不起一丝波澜,唯有抬头望...

+

我没有这种师弟 3

私设/OOC/娱乐圈

心态崩盘的来短小地更一发。


#


片场气氛一片惨澹。

引玉抹了抹脸上的血浆,紧张的看向四周,在导演喊卡的瞬间原先悲伤至极的气氛瞬间凝固下来,正当引玉还忧心该说些什么好时,一旁权一真就抱住引玉的腰往他身上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

幸好是戏服不是自己的衣服。引玉无奈地揉揉权一真的头发,软声安慰道:「没事,我还在呢。」

权一真看起来真的挺入戏,他一边大哭一边大喊:「师兄,不要丟下我!」并努力蹭进引玉怀里汲取温暖,脸上的血和眼泪糊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好笑。

引玉笑不出来。

提前知道结局的引玉抱着台本反覆练习好久,烦恼许久,在想这时候该如何面对这些无从宣泄的情感好。...

+

临时起意

OOC/私设/OOC(…)

-

沈清秋闭上眼,硬生生吐出口血,血液中堆积著浓厚的沉澱,彷彿经年积累下来般怵目惊心。

沈清秋盯着那滩泼墨般地暗红想了想,彷彿那並非自己的血般,勾唇露出笑容。

洛冰河一把抓起沈清秋的头发,见凌乱的长发缠绕在指尖,还略带血色,洛冰河依旧面不改色,甚至在笑。

一个完好无缺,一个满身疮痍,可两人脸上都挂着笑,有鄙夷有嘲讽,更多的是看不清的心绪。

喀。

洛冰河踩断了沈清秋的手骨,沈清秋眼睁睁看著,没叫半声。

洛冰河脚跟大力辗转几圈,瞇细眼。说实话,他觉得无趣极了。

以往沈清秋随便一个动作一个声音都可以取悅他,可今天洛冰河却没有那般閒情逸致,只感觉心情异常浮...

+

习字


私设/OOC

-

权一真的字歪七扭八。

引玉也知权一真应是未受过什么像样的教导,再一次看到权一真被同门师弟嘲笑后,便一肩扛起责任来负责教权一真习字。

不得不说还真是挺有挑战性。引玉看著纸上飞跃著简直要跳脱凡间一样的字体,感觉心酸。这已经是他开始教导权一真的第十二个日子,可对方的字丝毫没有长进,还有逐渐倒退的迹像。

许是方法错了。引玉暗道。

那日如往常,引玉踏入权一真房里时,对方已经将用具一应备全,身旁也给引玉空下位置。

引玉顿了顿,安静坐下。

引玉严肃道:「一真,这样下去不行。」

权一真问:「怎么不行?」

引玉委婉地回答:「或许是师兄错了,我们该换种方法。」

说完便调整位...

+

温顾:

你关注我

不点红心

不点蓝手

不评论

你关注我

是他妈的准备

暗算我吗


by温顾的咆哮

+

看牙那件小事

OOC/私设/现代背景

1、


引玉常常将看牙医的孩子分成两种,一种是害怕得哇哇大哭,另一种是看不出情绪或是十分放鬆的平静。

最近来看牙的一个名叫权一真的孩子,有点特别,原因是——权一真不喜欢看牙,可他喜欢把牙医打得满地找牙。

身为权一真的主治医师,引玉很头痛。一开始负责权一真的并不是引玉,而是鉴玉,自从几个轮班医师接连跑路,到最后鉴玉鼻青脸肿的把牙科预约单甩在引玉面前地上之后,引玉就不得不关心一下这位权一真小朋友了。

纵使是挨了几次拳头,引玉的性子也没前几位那样暴躁又放弃得快,简单的防身术引玉学过一些,用来对付小朋友绰绰有馀。他暗暗地向鉴玉送去个眼神,觉得被矮一大截的小孩打...

+

师弟的衣服穿起来顺手


OOC/私设/非常!短小!

-

引玉一大早就接受到各处传来的视线,他脚步一顿,摸摸后颈,感觉不大对,冲著其中一名同门师弟过去,对方显然被他吓一大跳,怯生生地看著引玉。

引玉问:「怎么?发生什么了,怎么这样看我?」

那名师弟支支吾吾半天,才愣是挤出半句话:「没什么,师兄很好看。」

……………就这个说话左拐右绕牛头不对马尾的劲儿,你莫不是权一真假扮的???

引玉脸色十分奇怪,想想道门中没什么男人以外的物种,才醒悟并沉重地拍拍师弟的肩膀,温声道:「师弟,別拿师兄来练习啊。」

师弟:不是???师兄你聽我解释!

引玉刚跨出一步,权一真便跟著后脚跑出来,手中抱著团布料。引玉停下脚步,愈看愈...

+

收下我可好

一个想写而写的小段子

谢怜盯着花城看了老半天,才慢吞吞地亲手揭开箱子的盖子。

花城低头一看,随之一愣。没想箱子里竟空无一物,就见谢怜伸手将温暖的手心覆盖在他手背。花城反射性想抽回手,便被谢怜紧紧锢住。

谢怜抬头,温声道:「我想了很久,我身无分文,能给你的东西也不多,所以……」

花城不著痕迹地咽了口口水,感觉喉咙异常干渴。他注视著眼前的谢怜,想为对方整好衣服以防著凉,可对方力道竟是大得无法放开。

谢怜笑了笑,将头靠进花城怀里,感受对方因此一举动僵硬半刻的身躯,接着道:「我能给你的,剩下我自己了。你……愿意收下吗?」

花城咬著下唇,半晌才出声,嗓音十分沙哑。

「这是我要说的话才是,...

+

我没有这种师弟 2

OOC/私设/娱乐圈

*

818小狼狗口中的师兄其人。

#

一般而言,引玉得到的评价不外乎是英俊而平平无奇。就是觉得这张脸缺了锐气,少了风采。

资深粉给人找出引玉几年前拍的武打大片,那时引玉脸上尽是涂抹不去的少年光采,抬高下巴自傲地模样,无一无法与现今的引玉掛钩。

对此引玉的说法是:「人无再少年,如今我只是一介跑龙套的,这样很好。」

粉丝的心态也好,说引玉开心就好。

#

只要引玉在片场,权一真就追着引玉跑,戏里戏外一个样,闹到众所皆知。

论坛版面的帖子全变了风向。

818小狼狗追妻的心路历程。

#

引玉说我不是,我没有,并强烈表示跟谁都好,就不想跟权一真扯CP,太他妈...

+

我没有这种师弟

OOC/私设/娱乐圈

*

权一真是最近圈子窜红的新人,可他实在是个奇人,评价毁誉参半,要说奇在哪,就是他对粉丝爱理不理,言行举止毫无多加掩饰,有时连对演艺圈的前辈也不太搭理。

粉丝也是奇,就算明知不被注意,也爱跟在权一真身后跑。谢怜默默地为权一真的粉丝抹了把心酸的泪水,要他比喻,权一真一切的动作都靠著下意识反应,就如同野生动物。

小狼狗。粉丝都这么喊权一真。

大家都认为这个称呼很好。权一真不明所以,可也挺喜欢。

#

权一真这样的人怎么会出道,这一直是个谜题,直到某天上电视,权一真说他是为了找人,当初捧红他的人说这样曝光度高,更方便找。

主持人问他,找的谁。

权一真说,是个待他...

+

我损友他弟和他好朋友不得不说的事


OOC/私设/不要太在意小细节的校园背景

花怜一句话CP

-

花城和谢怜终于捅破那层膜,在一起了。裴茗十分欣慰,但又要心疼心疼自己的眼睛,原本的光芒是一百盏灯的等级,那现在就是佛祖圣光爆体的等级了。

裴茗抹抹眼泪。

这两人都在一起了,那边权一真和引玉还在你追我跑,贺玄和青玄则是直接没了影。

无渡也几天没来学校,裴茗打电话给他,得到的就只有恶狠狠的低音:「青玄发烧住院了。」

无渡话一说完就没了声,裴茗聽到那头劈哩啪啦的乱七八糟声响,聽起来就在吵架,伴随着东西摔破的碎裂声,这时电话掛断了。

妈的真有点担心。裴茗蒙逼的把电话关上扔回口袋,就想他们俩兄弟就算了,贺玄怎么回事?这是什么青...

+

如影随形(上)


现代背景/非常走心/OOC/私设
那个引玉到哪权一真到哪並且都能认出来的梗

副CP一些些,标签会写。

/

昏暗的空间里,配合车身晃动的频率,引玉轻轻以指节敲打车门,发出颇有节奏的轻微声响。前座的花城挑眉,没说什么,似是觉得这样也不坏,还有些乐在其中。

花城看看镜子,又转头去看引玉的脸,準确来说,那张脸已经不是引玉的脸了。引玉穿著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红色的领带有些刺眼,再往颈脖上去,是张除去所有特色,路边常见的行人面庞。至少这张脸比引玉原先的脸要更没特色多了,是张丟进人海就会被淹没的平凡。

花城道:「我看几次都觉得新奇。」

引玉道:「……没有,比不上城主。」

引玉实际坐立难安,花城从...

+

我流权引的相处模式

「师兄讨厌我?」
「我没有。」
「师兄喜欢我吗?」
「……」
「师兄。」
「………………。」
「师兄。」
「喜欢,你别再靠过来了,太近了唔唔唔&#&(^$」

都是套路,全都是套路。

+


ABO设定/权A引B/OOC/不怎么谨慎的小片段
接上篇

好睏我靠,等我起床重开我就会改了我想

-

隔天早上遇到权一真,引玉还心有餘悸,当那张脸往自己靠过来时,引玉下意识退了两步,又忽觉不妥,往前又进了两步。

权一真简直要直接贴上来了,引玉颤颤地伸手抵住对方越来越近的脸,推回原位,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道:「用过早膳了吗……师父聽见你分化了十分开心,所以今天多下了点小心思,一真你——」

引玉眨眨眼,唇上的觸感让他脑袋呈现放空约几秒的时间,直到权一真头靠在他肩上,低喃道:「师兄你身上好香。」引玉才惊吓地回神,现在的姿势让他想到昨晚,只是手中攥紧的不是对方肩头的衣物,而是……

引玉眼神定住...

+

我真怕了我师弟。

+

卧槽躲在被窝里笑成一团,我他妈好开心啊!!!!!啊!!!!!!

+

【权引】温存

OOC/私设
发烧小故事

-

那年冬季,本被认为与一切疾病无缘的权一真感冒了。

权一真趴在锅子旁,让引玉拍拍脑袋,给喊了句旁边点,小心烫著了。权一真想了想,乖乖照做,引玉倒有些讶异起权一真如此聽话的举止。

权一真歪著脑袋问:「师兄也给其他人做过饭?」

引玉一顿,道:「有啊,鉴玉也感冒过,那时也是我煮的粥。」

权一真哦地一声,不说话了。

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权一真脸红通通地,异常乖巧。如果他能一直让人如此省心就好。引玉在白粥上洒下一点葱花调味,权一真就呆愣愣地看著绿色的细点落下,到器皿放到自己面前为止。

引玉蹲下来看他,道:「你没烧糊塗吧?」

若不是权一真执意跟著过来,引玉更...

+

【权引】昔


OOC/私设

-

那日是个无风无雨的好日子。刚晨练回来的同门师兄弟交头接耳地谈论著什么,引玉靠在墙边仰望蓝天,心裡有块地方胀得发疼,无法形容的难受。

鉴玉问:「引玉啊,等会儿有什么打算吗?」

「没什么打算……」话还未到尾,引玉顿了顿,「我答应和一真去外头晃晃的。」

鉴玉有些不淡定地道:「还和他出去?你忘记上次多惨了?你怎么心那么大啊引玉,换我就一掌拍死那小子!」

引玉无奈道:「留点口德吧,你也不是不知一真就是那个性子……他还是孩子。」

鉴玉道:「孩子?还孩子呢,都多大年纪了。算了算了,去就去吧。」

目送鉴玉离去的身影,引玉抹抹额上的汗,又靠著约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等到姗姗来迟的权...

+

身边的情侣都自称好朋友,不能忍

OOC/私设/不要太在意小细节的校园背景

幾乎都是一句话CP系列。意思意思心疼老裴。


-


裴茗很郁闷。

裴茗道:「这世上是不是剩我一个直男了?」

灵文回:「至少还有你,挺好。」

其实还有小裴。灵文没打算认真回答。

裴茗看看从面前经过,手拉手亲密的花城与谢怜,虽然他们对外总是宣称俩是好朋友,可裴茗觉得花城看谢怜的眼神叫看老婆,谢怜看花城的眼神叫看男票。

裴茗觉得一个直男经不起这样的考验,他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一度思考是该办退学,还是一巴掌打醒这些对外宣称好朋友的人对他们说你们他妈根本是夫妻,醒醒。

裴茗道:「杰卿,赌五毛吧,我说他们没在交往谁都不信。」

灵文挑眉:「...

+

818身旁一谈恋爱就怂的同学


OOC/私设/不要太在意小细节的校园背景

一个有点想写正剧最後还是歪回去的故事,除了权一真大家都很怂系列。

-

贺玄面无表情的看著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他看著一个又一个自己喊不出名字的东西似是作画般在面上时而轻画时而落下一点。

青玄道:「明兄你觉得这样好不好啊?」

贺玄一顿:「随便。」

青玄生气地扯了一下贺玄的头发,贺玄仍旧眼都不眨,继续啃咬著手中青玄拿来贿赂他作为交换的包子——第六个了。

青玄抹抹眼角想,养只胃袋无止尽的大仓鼠也不容易,但好解决。

在结束手中折腾的工作后,青玄十分满意的双手叉腰,后手拿着不知哪裡搬出的半身镜,端在贺玄面前,胸有成竹地问:「明兄,你觉得怎么样?」...

+

818我身旁的校园风云人物


OOC/私设/不要太在意小细节的校园背景

-

引玉其实对座位安排不太满意。

他右边坐著谢怜,左边花城,前是青玄后有贺玄。他只想到一句话叫「妨碍別人谈恋爱会被马踢死」。

在躲避一整天来自权一真的追击后,引玉在某棵树下罩著阴影乘凉,看见围在青玄身边一大票人,心想壕无人性,这样的人总是有一大群人围着。引玉想想,又摇摇头。

青玄突然看到了他,準确来说是看到引玉背后的贺玄,开心地大喊明兄就一边跑过去,扑在对方身上不下来,贺玄因为冲击被自己手上的冰淇淋糊了一脸,一语不发的将剩下的冰淇淋也糊在青玄脸上,表情颇有几分浪费食物的悲悽感。

青玄大怒:「明兄你做什么啊啊啊!!!」

贺玄道:「天罚。」...

+

818班上那些上课传纸条谈恋爱的大佬


OOC/私设/不要太在意小细节的校园背景

-

引玉接下又一张纸条,小心翼翼地传给身旁的谢怜,对纸条内容半分兴趣也没有。因为这已经是这堂课第四十八张纸条了,实际上引玉很想直接让位给身旁两位的其中一个,叫他们別再传了,直接面对面讲话不好吗???

在他转头想和花城提议时,收到后者令人冷汗直流的危险笑容,最後还是乖乖将谢怜传回来的纸条放到对方手上,看花城那个收到谢怜一张纸条都不敢落地的珍重,引玉想,他这还是远距离恋爱上瘾了。

引玉没敢提意见,转头和谢怜提议,怕是下课他头就要掉了。

引玉百无聊赖地又接过纸条,定睛一看发现不是花城给谢怜的,而是前面的青玄要给后面的贺玄的。

总感觉高年级的无渡学...

+

【权引】流年


现代背景/OOC属于我。

*

引玉看了看趴在自己床头沉沉睡去的身影,阖上书本想把他抱下来调整舒服的位置,不料这一动作却惊醒了对方。

对上含着睡意的双眸,引玉顿了顿,仍是将其抱了下来。本想顺着放到床上,对方摇摇头翻身,一头枕到引玉膝上。

引玉问:「吵醒你了?」

权一真答非所问:「你要走了?」

从以前开始,引玉最常聽到的就是这句询问。他每次都说「不走」,基本待到权一真睡熟了才安安静静离开。隔天来权一真没提,引玉就当他忘了这事。

「不走。」

权一真一双深邃的眼盯着他,引玉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大气没敢喘一声,就见权一真点头道好,又转身抱著他的腰不放,觉得好气又好笑。

「明天还上学呢,早...

+

【权引】花吐症

引玉看到盒上飘落的花瓣时,愣了半晌。一个眨眼后和权一真对上视线,对方茫然地看著他,唇边还沾著一瓣。

像是对自己吐出花瓣这件事浑然不知般,权一真高高兴兴的接过仍在三观冲击的引玉手中拿的礼盒,闪闪发光的眼神让引玉不知所措起来。

引玉犹豫好段时间,在权一真要走前,喊住了他:「我说……一真啊……」

权一真後退两步,转头对引玉摆出疑惑的表情,因为对方没接下后半句话,他只好顺着引玉的视线移动下去寻找答案,就看到落在衣领的浅黄色花瓣,以为是引玉想要,就捏起来递到引玉面前。

「师兄想要的话有很多。」

不知是有意无意,权一真将花瓣贴上引玉的唇,引玉还发着愣,顺口就嚼进嘴里,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

+


-

权一真视若珍宝似地隔着布料抚摸引玉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引玉因为他的触摸浑身颤抖,神情不自在。

「我喜欢师兄。」权一真将头埋在引玉的颈项边,闷闷地道。

引玉被落於锁骨处的发丝弄地有些痒,发出低低的笑声,随后意识到自己反射性的举动立即噤声,闭上眼拍拍对方的后背。

「嗯,我……我也是。」

引玉向来是不擅长说这类情话,因此语气听起来十分生硬。

权一真有些恍惚地想起第一次与引玉见面的那天。他想,是什么让引玉变得不一样了,曾经那样意气风发的大师兄,如今却似被磨平所有棱角,甚至还为一些小举动不安。他忽觉胸口十分难受,双手环上引玉的腰部,圈紧不愿松手。

「一真?」

「嗯……师兄身上都是我的痕迹...

+

【权引】猫抓老鼠一样的非日常 2

OOC属于我。
趁着还没被打脸之前把想写的东西写一写。

3、

「青玄怎么会懂怎么谈恋爱了,奇英殿下这是问错人了。」

裴茗一副不怕事大的靠拢过来,想拍拍权一真的肩膀却被躲个正著,咳了声收回手。

「……」

什么谈恋爱?权一真脑袋转了一圈,还没消化完师青玄的话,没问出口。

「你知道,人啊最喜欢霸道的男人了,偶尔要强硬点,不然太软,容易就把人放跑了。」裴茗手环胸前,十分经验老道地陈述。

我不够强硬?权一真认真的点点头。

裴茗道:「记住,软硬兼施。」

权一真歪著头回应:「哦……鞭子与糖。」

他一边继续聽著裴茗的话,一边看了看远处缠著师明仪转,时不时又大声责骂的师青玄,若有所思。

4、...

+

【权引】猫抓老鼠一样的非日常

OOC属于我。

接上篇相逢,改写段子……他们真可爱啊………
标题难下,非常气。

1、

「师兄!」

「师兄!」

「师兄!」

引玉抱头缩在鬼市的角落,外面吵杂热闹的气氛却分毫传递不到他情绪里。

自上次以后权一真便不时出现在鬼市,第一次是引玉在做花城交待的事时,一头捲毛从商家的屋顶上垂下,同时带来的还有一声师兄,抬头对上的是一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

引玉当场吓得拔腿就跑,心脏差点要停了。

「奇英殿下,你一个上天庭的神官,每日来鬼市厮混,成何体、体、体统……」引玉累得话都说不利索。

「师兄去哪我就去哪。」

引玉就是狠不下心对权一真说过份的话。原先想长久下来对方会知难而退,结果不若他的...

+

【权引】相逢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原作者。时间线不明。

-

权一真是在鬼市碰上引玉的。

早聽说鬼市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权一真也没太放心上,只是心裡憋著,就想找一点师兄的消息,巧著就给碰上了。

一身黑衣的人脸上覆著鬼面,权一真惊疑不定的看著那人,手上抱著点东西,不知怎地动作不太利索,权一真却能肯定那是他师兄没错。从因动作扬起的袖口飞出的小截手腕,一道不祥的黑色咒枷烙印在上头。

从上天庭被贬下凡的神官不算少数,可熟知引玉一切行为举止的权一真有十成十的把握肯定眼前的黑衣人是引玉。引玉在他思考的期间动了动,紥在脑后的马尾跟著一晃,晃得权一真跟著心神荡漾起来。

「师兄!」

他想也没

+

© 被窝很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